人大记忆(四十五):一周记事 - 文学艺术 - 旬阳人大网

人大记忆(四十五):一周记事


旬阳人大网 www.xypc.gov.cn   2018-08-16 10:35:09   来源:   作者:赵攀强   点击:

    以这样的题目,写一周的事情,没有过。可是今天想写写,不写觉得心里痒痒。
  又到周末了,本想利用这个双休,在家好好休息两天,调整一下烦乱的思绪,恢复那些消耗的元气,不料接到通知取消双休。
  白天忙碌了一日,晚上坐在书房,回顾本周的往事,觉得有必要用文字把有些情况实录下来,记下人大工作的片段,留下品味人生的纪念。
  一周记事,记的是公元2018年8月4日至10日之间的事情,前后共计七天。
  8月4日,周六,时间从凌晨十二点算起。坐在书房已经好几个钟头了,没有开空调,我在《难熬的夏季》里写过,我有空调恐惧症,开了就会生病。浑身燥热难耐,汗流浃背,头昏脑涨,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想去睡觉。然而手头这个艰巨的任务完成不了,又怎能睡得着呢?记得周五市人大办打来电话,说市委将要转发“三位一体”推进乡镇人大规范化建设的“旬阳样板”,下周一早上八点交稿。在人们心目中,似乎我是旬阳的“笔杆子”,写个材料小菜一碟。其实这是抬举我了,我哪有这个能耐啊!尤其是交过五十岁以后,反应迟钝,下笔艰难,好多年都不敢熬夜了。如果强行熬夜,就会腰酸背疼,肩周发炎,怕光流泪。由于时间紧迫,不写不行啊!上午十点半,初稿完成。我急忙将稿子通过微信发给领导审核。然后洗脸、喝水、吃饭、休息。下午四点多,领导发来修改意见,我一看就傻了眼,说是修改意见,实际是重列了一份写作提纲,稿子需要重写,看来我真是不行了,以往的风光已不复存在,过去的名声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我急忙对妻子说,抓紧做饭,晚上又要熬夜了。
  8月5日,周日,时间还是从凌晨十二点算起。写了几个小时了,却只写了个开头和第一部分。我着急了,越急越写不出来了,大汗淋漓,心跳加速,于是大发脾气说,写了几十年了,没想到突然间不会写了,见了鬼了。妻子说,打开空调吧,怕是中暑了。我说,你是存心想让我生病吗?妻子给我端来绿豆汤,接过喝了,在床上平躺了一会儿,心绪慢慢平静下来,爬起来再写。第二部分写好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了,看来写的太慢了。能不慢吗?有时为了一个小标题,一句话,一小段,往往停留二三十分钟,又怎能写得快呢?曾经受人表扬的“快枪手”,现在简直无地自容了。第三部分和结尾,我绞尽脑汁,写不出来了,也无心思再写,干脆胡乱粘贴,草草收尾,用微信发给领导,看看时间,是上午十点。我需要出去透透气,看看山,望望水,走走路,亲亲大自然。晚上十点,领导发来修改意见,要求第三部分和结尾重写。我的领导是学者型干部,文字功底深厚,材料用没用功,一眼就能看清,根本哄不了他。这时我病了,头疼,已经躺下了,不想起床。我想第二天用一个上午写好,下午修改,赶在下班前传给市上。不料晚上十一点多,市委办打来电话,说让我抓紧把旬阳“三位一体”推进乡镇人大规范化建设的稿子写好,明天早上八点前交稿,接着市人大办也打来电话,要求稿子务必在周一早上八点前同时传给他们。
  8月6日,周一,时间还是从凌晨十二点算起。我病得厉害,气喘吁吁,爬起床来,走进书房,打开电脑,没开空调,这晚天气奇热,温度应该在38℃以上,推开窗户,一股热浪迎面扑来,逼得人出不了气。我想,今晚只写第三部分和结尾,工作量不大,应该能够早早完工。可惜,我太自信了,事实并非这样,大脑经常断电,有时竟然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想不出来。我就坐在那里,苦思冥想,耗着时间,耗着精力,耗到天明,总算凑合着写出来了。躺了一会儿,洗了把脸,急忙去单位。过去每天都是步行上班,走上二三十分钟,作为锻炼,今天奢侈打出租车,一则身心疲惫走不动路,二则为了节省时间。赶在早上八点前,将初稿传给市委办、市人大办,同时给县人大领导微信发去一份,因为领导因事外出,来不及审定了。坐在办公室里开始办公,案头文件种类繁多,每份都得仔细阅读,认真批示,生怕由于个人疏忽,造成工作失误,被人追责;办公室里来人不断,公事私事村上事说个没完,却丝毫不能发作,担心因个人态度问题,给单位带来不良影响,倒杯热茶,陪着笑脸,求得平安。手上还有三件急事,一是宁陕县人大要来学习考察乡镇人大规范化建设,等待具体安排;二是县委宣传部领导提出要将“三位一体”推进乡镇人大规范化建设的“旬阳样板”推荐中央级媒体刊发,急需总结提炼;三是脱贫攻坚“百日会战”需要带人尽快进村入户抓好落实。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草草吃过午饭,抓紧时间休息。下午上班,坐到办公桌前就挪不开身子,杂事琐事接二连三,再细小的事情都不敢马虎,宁陕考察团接待事宜安排妥当之后,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晚饭心里恶心,没有口感,责怪妻子手艺不好。饭后河堤散步,头重脚轻,无精打采,遇见熟人,询问是否有病?索性返回家里,倒头便睡。
  8月7日,周二,时间从清晨六点半算起。一阵闹铃将我惊醒,我爬不起来,妻子催促说,起来上班。我们穿戴、洗漱、进面皮店。几天来不想吃饭,只想吃点面皮,喝碗稀饭。今天运气真是不佳,筷子刚将面皮翘起,几点油污飞向身边,早上新换的洁白衬衫,一下子画上几个黄圈,心里顿时没有了胃口。走到办公室,发现手机忘记带了,眉毛皱成一疙瘩。想喝一口茶水,刚刚将水烧开,分管办公室的领导过来,就机关管理上的事情对我提出批评。我们几人急忙开会整改,扯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上班,无奈将门反锁,因为宣传部又在催稿子了,再不动笔,无法交差。刚写了个开头,有人敲门,本不想开,又觉不妥。来人是个文友,要谈文学写作,我心急如焚,不停转化话题,要么就是打岔,好不容易将其打发离去,急忙锁门。这次我干脆不再开门,拒绝接听电话,一气呵成,拿出初稿。看看时间,已经下班一刻钟了。我将初稿用微信发给领导审核,然后步行回家。走到半路,领导打来电话。我说正在路上,到家再回电话。进入家门,打开电脑,插上优盘,拨通电话,快速记录领导提出的修改意见。饭后散步回到家里,我对妻子说,晚上不想加班,需要好好休息,明天再说吧。但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认为如果不趁热打铁抓紧修改,隔夜后有些内容将会忘掉。于是起床修改,具体几点修改完毕?几点开始睡觉?已经记不清了,因为那晚睡前没有再看时间。
  8月8日,周三,时间从清晨六点半算起。这天宁陕县考察团要来,机关在家干部职工各司其职,各负其责,都在忙碌。我也是其中一员,和他们一起,忙后勤接待,忙会务管理,忙参观点准备。虽然现在提倡简约,一切按规定办事,但旬阳人素来热情好客,必须体现精细化服务,让来客感受到回家的温暖。在处理这些事务的间隙,和往常上班一样,必须见缝插针处理文件和机关大小事务,以及热情接待办公室的每一位来客。下午,我又忙中偷闲把昨晚完成的稿子拿出来,反复研读,逐句逐字修改。同时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办公室副主任王护臣打来的,说是宁陕考察团来了,让去陪餐;另一个是烟草公司办公室打来的,要求晚上七点半前往公司五楼会议室开会,要对家属楼管理体制进行改革。我考虑再三,觉得烟草公司的会议不去不行,因为我住在人家的家属楼里,涉及个人的事情,别人替代不了。于是匆忙回家吃饭,按时赶到会场。主席台上的领导刚开始讲话,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领导打来的,询问宁陕考察团来旬情况。我知道自己失职了,今天单位来客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向领导汇报。不知咋了,近年来记忆力减退,事情一多总是丢三忘四,常常造成工作上的失误,心中十分内疚。会议结束,回到家里,闷闷不乐,看来自己年龄确实大了,很难胜任办公室繁杂的工作了。
  8月9日,周四,时间从清晨六点半算起。早上先到单位,处理当日文件和机关事务,然后跑了几个县直单位,协调相关事情。中午早早赶到美豪酒店,等候宁陕县考察团一行。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连文陪同他们深入三个乡镇人大主席团办公室和代表小组办公室参观去了,中午赶回来就餐。我和他们一一见面,餐桌上互相寒暄。为了弥补迟到的失礼,我向他们道歉,并不停地给客人加菜添饭,无微不至,热情周到。下午三点,在美豪酒店五楼会议室召开“宁陕县来旬考察座谈会”,刘主任介绍情况,双方互动交流,我也在会上作了补充发言。我从2012年初和陈德智主任同时来到人大机关,亲身经历了旬阳乡镇人大规范化建设探索创新的全过程,对其中的各个发展阶段十分清楚,给客人谈谈个人的想法,理所当然。晚饭后,送走客人,回家休息,全身轻松了许多。晚上十点左右,城关镇党政办打来电话,通知人大机关任各村脱贫攻坚指挥长的十二名科级领导干部明早八点半,到镇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我立即安排办公室通知到人,按时参会。
  8月10日,周五,时间从清晨六点半算起。早上先到办公室,吃了早点准备开会,但是被机关事务缠住了,其他科级领导开会去了。办公室工作,事无巨细,看似忙忙碌碌,总结起来却无从说起。如果遇到其他事情,更是忙上加忙。上午办公室同志接到电话,说是临潼区人大要来学习考察乡镇人大规范化建设;西安市人大也发函来,邀请县人大主任陈德智前往西安讲课,就如何做好新时期的县乡人大工作进行专题辅导。办公室干部很快分工,有的抓紧制作课件,有的修改讲稿,有的筹备新的接待。下午,回顾本周工作,查缺补漏,安排机关干部明天进村入户,开展脱贫攻坚“百日会战”等工作。晚上陈主任打电话来,说明天上午九点半要到城关镇开会,听取近期几项重点工作情况汇报,对当前的秦岭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整改及脱贫攻坚百日会战等工作进行督导。安排完毕,我拨通城关镇龚家庄村第一书记黄义焱的电话,询问村上情况,准备利用双休日深入村组农户,开展脱贫攻坚工作。
  以上七天活动,如果进行概括的话,就是三个字“苦、累、忙”。忙是旬阳人大机关的常态,一周记事只是缩影,其他各周与此大同小异。我在这里不是诉苦,只是用文字记录生活,反映旬阳人大人目前的工作现状。其实忙的并不是我一个人,人大机关干部职工比我更苦、更累、更忙;人大常委会的领导,他们也没闲着。旬阳人大工作的创新与发展,多年来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现成的经验,还担负着一定的风险,每项工作创新,每条措施推进,都比较艰难,其中的苦辣酸甜,有口难言。任何一件工作,都需要有人去干,但是人大机关二线干部多,领导同志多,一般干部少,由于受编制限制,单位缺人问题严重,繁重的人大业务工作、党政中心工作,机关日常事务,还有络绎不绝的学习考察,压的人透不过气来。就在最近,人大机关仅有的几名年轻干部,有的因病住院,有的请了产假,有的累得躺下,能够坚持上班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一人干着几个人的事情,不忙又有什么办法呢?
责任编辑:    文章录入:

上一篇:人大记忆(四十四):闲谈“旬阳样板”
下一篇:陕西散文名家来蜀河古镇采风